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ally | 18 July, 2013 | 一般
——記一場春雨,一段西湖夢好

與妻同遊西子,在一個春天的雨季。
我說,帶上傘吧?
妻說,不用了吧,我們的那把傘不是在千年前早借給白娘子和許官人了嗎?
再說西子湖的雨是無需帶傘的。
我笑了,看著頭發微潤的妻。

鳥沾紅雨。
妻要看的,是那座孤山。
妻在前面,走走停停,不時用手撩起頭前帶雨的梅花,或而望著一枝梅花,和著一聲長長的歎息。
梅花帶雨,如妻香腮沾了兩滴淚,楚楚可愛。
我說,我要做這孤山上的道人。
妻瞥我一眼,那我就做這滿山的梅花吧。
抱著妻的肩,一起笑了。

雨是上天的眼淚。
妻說,那麼這一汪湖水,怕是小小的香淚吧。
雨中,一座千年的石碑,座底還散落了幾瓣紅潤的梅花,帶著雨。
妻的目光哀傷,妻的太息淒涼。
如若選擇,你做小小的馬夫,還是阮鬱?
沒料到妻會這樣問。
我會做像馬夫一樣守護小小的阮鬱。
妻笑了,無賴。
如若真有這般的無賴,小小便不會在這冰石裏寂寞千年了。
妻見我望著雨中的石碑沉默,便道,要不,你就做這千年的冰石吧?
見我無言,妻又說,我做這冰石中沉睡千年的小小。
我笑了,妻也笑了。

走上這長橋,這長堤。
妻總是握著我的手,很緊。
妻說,這便是斷橋。
我恍悟,笑道,那為何斷橋不斷?
妻從雨中回過頭來,如若橋斷了,還會有白許斷橋相會嗎?
如若橋斷了,恐怕傳說也不會有了。
妻看著我,握我的手更緊了。
堤也長長,情也長長。
煙雨中,斷橋延伸的很遠,延伸到煙花三月,一直延伸到江南那幅濛濛的杏花春雨的丹青。

夜裏,雨才見小。
與妻共坐在湖畔的小樓裏。
妻望著樓外的西子,無語。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我,一盞龍井。
煙雨中的杏花是美,雨巷中的賣花聲也是一種美。
簷前小雨,滴階到天明,碎成西子湖畔的梅花。情緣裏,離殤漸遠 飄零一世 永久距離 時光老的還要快 一生有你 等待 此在花凋謝時好好欣賞它的凋謝吧! 皆隨流水遠去 他們艱難但沒有抱怨艱難 靜聽花落,輕度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