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ally | 30 July, 2013 | 一般 | (1 Reads)

親愛的、你要很快樂的!

親愛的、你總在靈感彙聚處讓文字的曲線交織成一幅絕美的畫、卻又會揮筆於指尖勾勒出自己心靈的輪廓。你是想在文字裏讀懂自己還是從空氣中讓自己釋然?是紅塵太雜亂還是你不能堅定自己的立場?親愛的、我不曾知道你竟可以這樣殘忍、殘忍到連自己都欺騙!

天亮了、陽光熾熱、灼傷了我的眼、卻怎麼也照射不到你那陰暗潮濕的心房。唯獨你自己知道那裏是一個荒蕪至極的地方,且不會有雜草叢生的景象給予你絲毫安慰。似乎只有在安靜的夜晚、所有的現實才可演變成夢幻、它就像故事般被你敘寫ing。親愛的、我說的對吧?

有時候、你很想忘記煩惱、忘記紅塵俗事、想忘記歲月的殘痕、你想把自己變得沒心沒肺、你甚至想隱藏真實的自己、可是在現實面前你還是會表現得淋漓盡致。因為,就連你自己也發現你做不到。呵呵,你還是屈服了,始終沒有改變自己。那些所謂的承諾也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親愛的、別再犯傻了、答應我好不好?有生命的蔚藍 寫給青春 小路 慢慢地嚼 容顏遲暮 等你 寂寞時候撒的謊 推開一扇窗 微笑的收拾一片狼籍 枉自清夢一場

Cally | 18 July, 2013 | 一般
——記一場春雨,一段西湖夢好

與妻同遊西子,在一個春天的雨季。
我說,帶上傘吧?
妻說,不用了吧,我們的那把傘不是在千年前早借給白娘子和許官人了嗎?
再說西子湖的雨是無需帶傘的。
我笑了,看著頭發微潤的妻。

鳥沾紅雨。
妻要看的,是那座孤山。
妻在前面,走走停停,不時用手撩起頭前帶雨的梅花,或而望著一枝梅花,和著一聲長長的歎息。
梅花帶雨,如妻香腮沾了兩滴淚,楚楚可愛。
我說,我要做這孤山上的道人。
妻瞥我一眼,那我就做這滿山的梅花吧。
抱著妻的肩,一起笑了。

雨是上天的眼淚。
妻說,那麼這一汪湖水,怕是小小的香淚吧。
雨中,一座千年的石碑,座底還散落了幾瓣紅潤的梅花,帶著雨。
妻的目光哀傷,妻的太息淒涼。
如若選擇,你做小小的馬夫,還是阮鬱?
沒料到妻會這樣問。
我會做像馬夫一樣守護小小的阮鬱。
妻笑了,無賴。
如若真有這般的無賴,小小便不會在這冰石裏寂寞千年了。
妻見我望著雨中的石碑沉默,便道,要不,你就做這千年的冰石吧?
見我無言,妻又說,我做這冰石中沉睡千年的小小。
我笑了,妻也笑了。

走上這長橋,這長堤。
妻總是握著我的手,很緊。
妻說,這便是斷橋。
我恍悟,笑道,那為何斷橋不斷?
妻從雨中回過頭來,如若橋斷了,還會有白許斷橋相會嗎?
如若橋斷了,恐怕傳說也不會有了。
妻看著我,握我的手更緊了。
堤也長長,情也長長。
煙雨中,斷橋延伸的很遠,延伸到煙花三月,一直延伸到江南那幅濛濛的杏花春雨的丹青。

夜裏,雨才見小。
與妻共坐在湖畔的小樓裏。
妻望著樓外的西子,無語。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我,一盞龍井。
煙雨中的杏花是美,雨巷中的賣花聲也是一種美。
簷前小雨,滴階到天明,碎成西子湖畔的梅花。情緣裏,離殤漸遠 飄零一世 永久距離 時光老的還要快 一生有你 等待 此在花凋謝時好好欣賞它的凋謝吧! 皆隨流水遠去 他們艱難但沒有抱怨艱難 靜聽花落,輕度流年